海上货物运输保险案例----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诉太平保险有限公司

海上货物运输保险案例

——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诉太平保险有限公司

 

【案情】

原告: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

被告:太平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原告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与案外人中国有色金属建设有限公司签署项目合作协议,约定由中色公司向原告出售一批电缆及附件,中色公司负责办理货物由上海港至赞比亚奇利拉邦布韦的运输保险事宜。同年10月8日,被告就涉案货物签发了货物运输保险单,被保险人为原告,总保险金额为39xxxxxx美元,承包的运输区段为上海至赞比亚奇利拉邦布韦,约定赔偿地上海。该批货物自上海港起运后,经南非德班港中转,分两批与2007年11月28日和12月3日运抵赞比亚奇利拉邦布韦。原告在现场接受货物时发现第13号、17号和25号电缆发生严重破损,经检验,货物损失金额为316xxx美元。原告于2008年10月22日将承运人诉至法院,并获得了108xxx美元的赔偿。原告认为,被告作为保险人有义务按照保险合同赔偿原告因保险事故而遭受的损失,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保险赔偿金208xxx美元、翻译费人民币5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焦点】

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和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法院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告对涉案货物是否具有保险利益(二)涉案货物是否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被告对涉案货损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三)涉案货损的金额如何确定。

 

【评析】

(一)原告对涉案货物是否具有保险利益即原告是否有权依据保险合同向被告提起索赔之诉。中国法律规定,投保人应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在既有投保人又有被保险人的情况下,根据保险法原理,被保险人应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否则其无权向保险人主张索赔。据此,原告在发生涉案货损时是否对货物享有保险利益是原告能否向被告提出索赔的前提条件。根据查明的事实,原告作为提单记载的收货人实际提取了货物并在货物交接单上对货物损坏情况进行了批注,据此可以推定涉案货物并非中色公司“自用设备”。根据中色公司在货损事故发生后出具的证明,原告已经向中色公司付清了涉案货物的货款,中色公司承认了原告在保险单项下索赔的权利,据此可以印证原告对涉案货物有经济利益,即原告对涉案货物享有保险利益。同时,鉴于涉案保险单为中色公司投保,被保险人为原告,在中色公司明确表示转让保险索赔权的情况下,原告对被告提出的保险索赔并未加重被告作为保险人的赔偿义务。因此,可以认为原告有权就涉案货损向被告提出保险索赔。

(二)涉案货损是否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内,被告对涉案货损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认为,涉案保险合同虽然使用81年人保条款的仓至仓责任期间,但根据保险单记载,保险责任期间应变更为仓至港,即涉案保险责任期间为中国上海至南非德班,而根据亚东公司出具的函,涉案货损发生在南非德班至最终目的地的陆路运输阶段,故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此外,由于中色公司在投保时隐瞒了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承保的重要事实,故涉案保险合同应予以解除。

关于保险责任期间。涉案保险单记载的保险人责任期间参照81年人保条款,而该条款确定的保险人责任期间为自发货人仓库至收货人仓库。虽然保险单又记载保险责任终止于卸货港,但在保险单上并未记载卸货港的地点。涉案保险单系签发于涉案提单之前,换言之,保险人在签发保险单之前并不知道卸货港的地点,现保险人要求将其责任终止于保险单签发时尚不明确的地点缺乏依据。故法院对被告关于涉案保险责任期间终止于卸货港南非班德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投保人是否隐瞒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承担保险的重要事实导致涉案保险合同解除。海事法院认为,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保险合同订立前,被保险人应当将其知道的或者在通常业务中应当知道的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保险人。在本案中,被告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已经知晓其承保货物的数量和规格,保险单未对货物的包装方式作出约定。而涉案货物采用散货运输方式并使用了防雨布加竹帘的外包装,其包装方式符合涉案货物的运输要求,涉案货物运输方式和包装并非造成涉案货物发生保险事故的原因,也并未扩大保险人的承保风险。同时,中国法律规定,保险人知道或在通常业务中应当知道的情况,保险人没有询问的,被保险人无须告知。所以,法院对被保险人未将货物货物运输和包装方式如实告知保险人,保险合同应予以解除的主张不予支持。

(三)涉案货损的金额如何确定。Auchim公司作为被告指定的货损查勘代理人,其在检验报告中对涉案3件电缆已经全损的认定应作为认定货损的依据。根据货物交接单记载,受损3件电缆的总重分别为12175公斤、12110公斤和12031公斤,根据其规格对应的长度分别为850米、845米和839米,而Auchim公司出具检验报告称受损电缆的长度分别为845米、850米和850米,显然两份证据中对其中1件受损电缆的长度表述不一致。结合东亚公司和中色公司向被告的索赔函件,可以认定Auchim公司出具检验报告中表述有误,受损电缆的长度应为850米、845米和839米。由于长度为839米的一盘电缆由长度不同的12条电缆组成,故在检验报告中“电缆在785米处损坏”的结论无法作为确定受损电缆长度的依据。原告未能证明长度为839米一盘电缆中的实际受损电缆长度,对其要求被告赔偿该部分电缆的主张法院并没有予以支持。中国法律规定,货物的保险价值是保险责任开始时货物在起运地的发票价格或者非贸易商品在起运地的实际价值以及运费和保险费的总和。根据涉案27盘电缆的运费人民币1142500元、保险费人民币34500元计算,涉案受损2盘电缆的运费为人民币84629.63元、保险费为人民币2555.56元,按原告起诉之日即2009年1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1:6.8367计算,运费和保险费总计为12xxx美元,涉案货损造成的损失总额为138xxx美元。鉴于原告已从承运人伟士德诚公司取得108xxx美元的赔款,被告应赔偿原告的货损金额为30xxx美元。此外,原告主张在涉案纠纷诉讼中产生翻译费人民币500元,但其未提供相应证据,法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二百二十二条、第二百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做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太平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支付保险赔偿款30xxx美元。

二、对原告孔克拉铜矿上市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