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运人主张“天灾”免责需承担的举证责任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思玛特有限公司诉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阳凯有限公司

 

〖提要〗

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案件审理过程中,承运人一般会以当事人主体地位、货损原因属于我国《海商法》所规定的承运人免责事由等理由来进行抗辩。此时,明确各方当事人的主体地位是案件审理的前提,而对于承运人责任的认定则是案件审理的关键,而承运人在主张免责时所应承担的举证责任问题,则成为公正审理关键中的关键。

 

〖案情〗

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

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

被告:阳凯有限公司(YOUNGCARRIER COMPANY LIMITED

20061020, 原告与案外人鑫泰公司签订《售货合约》,约定原告向鑫泰公司购买价值为97,900美元的针织布。合同签订后,鑫泰公司委托门点公司作为货运代理人安排货物出运事宜。门点公司接受委托后,将涉案一个集装箱货物交由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明公司”)进行运输,被告阳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凯公司”)作为承运人阳明公司的代理签发了抬头人为阳明公司的一式三份正本提单。提单载明:托运人门点公司;收货人凭指示。提单背面由鑫泰公司和门点公司进行背书。原告现持有上述正本提单。装载货物的集装箱出运后,在航行途中落海。经检验,事故系因集装箱堆垛套坍塌引起,货物存在配载不佳、船东拒绝向检验人提供有关甲板容许堆载集装箱的相关证书等情况。两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倒塌的集装箱堆上有两个非涉案集装箱实际重量超出申报重量,承运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超重集装箱放在集装箱堆的最上层,致整个集装箱堆重量超过允许重量。

原告认为,两被告作为承运人未正确履行合同义务,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据此,请求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货物损失及利息损失。

两被告认为,原告并非提单记载的发货人或收货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已支付货款,不能认为原告是善意提单持有人,原告不具有诉权。阳凯公司系阳明公司的签单代理人,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货损原因系船舶遭遇海上恶劣天气,已达到“天灾”程度,阳明公司作为承运人应依法免责。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经合法背书持有一式三份正本提单,具有所有权,有权就提单项下的货损提起赔偿请求。两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货损事故系因船舶遭遇海上恶劣天气所致,即使确因海上恶劣天气所致,阳明公司也未举证证明该海上恶劣天气已构成我国《海商法》规定的“天灾”,因此,阳明公司依法不能免责。因阳凯公司仅系阳明公司的签单代理人,故阳凯公司不应承担承运人的赔偿责任。遂判决阳明公司赔偿原告全部货物损失及利息损失。

一审判决后,阳明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原、被告的主要争议在于原告是否具有诉权、两被告的主体地位、货损原因及承运人是否可予免责。

一、原告是否具有诉权的认定

诉权的要件是当事人主体适格并具有诉的利益,诉权主体必须有权请求诉讼救济,即其民事权益受到侵害有运用民事诉讼予以救济的必要性。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关于起诉条件的规定中,要求“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就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而言,对所运货物具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主体应是货物的物权所有人。鉴于《海商法》未就海上货物运输中对承运人的诉权归属作出任何明确规定,甚至缺乏对提单转让效力等提单基本法律基本问题的规定,导致在理论界和司法界在对海上运输合同中诉权的归属问题存在一定的争议。国际海事组织起草中的CMI运输法草案对诉权的规定是:在签发可转让运输单证或可转让电子提单的情况下,下列人员享有运输合同下诉权:1、提单持有人(无须证明其因运输合同被违反而遭受损失);2、可以证明自己遭受损失而提单持有人并未遭受此等损失的托运人、收货人或任何受让了托运人或收货人诉权之第三方;3、根据适用的国内法下的代位求偿权取得运输合同诉权的人。尽管该草案并未最终生效,但对我国司法实践中正确认识运输合同下诉权的归属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本案中,原告是货物买方,涉案正本提单经货物卖方鑫泰公司和提单记载的托运人门点公司连续背书转让,由原告持有。提单记载收货人凭指示,原告持有提单即表明其对货物享有所有权,其作为合法提单持有人,无须证明已支付对价或存在损失,即有权就提单项下的货损提起赔偿请求。

二、两被告主体地位的认定

我国《海商法》第四十二条规定: “承运人,是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与托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承运人的概念是识别承运人的基本依据。随着航运市场不断发展和竞争过程中所带来的诸如承运人和船舶所有人等运输主体身份的分离和独立,提单管理与签发的不规范等问题和现象的出现,使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承运人的识别问题越来越成为海事审判实践中困惑法官及诉讼当事人的一个棘手问题,当然也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和重点解决的问题。在识别承运人时,要从提单抬头、提单签发人、提单签发的方式及签发人所处的地位、运输合同当事方、船舶租赁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当提单抬头和提单签发人不一致时,应以签发人作为承运人加以认定,除非其能证明提单抬头所载承运人真实存在,且其签发提单的代理行为具有法律上的明确授权。

本案中,阳明公司是正本提单载明的承运人,阳明公司对其承运人身份予以确认。阳凯公司在签发提单时明确注明系代理阳明公司签发,阳明公司对此亦予以确认。原告并不能举证证明阳凯公司也是货物的承运人。据此,阳凯公司不是涉案合同关系的承运人,原告要求阳凯公司也承担承运人的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货损原因及承运人是否可予免责的认定

我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了承运人在责任期间对于货物发生灭失或者损坏的免责事由。其中有一项:因天灾,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危险或者意外事故致货物发生灭失或者损坏的,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天灾”属不可抗力范畴,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自然现象,诸如海啸、地震、雷击和冰冻等,不包含人为因素,如战争。“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危险或者意外事故”,即通常所说的“海上风险”。实践中,经常发生的海上风险是海上大风浪袭击以及其他航行中的危险和意外,如浓雾、暗礁、浅滩或航行障碍物,目前通常理解“天灾”包括“海上风险”。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承运人主张“天灾”免责需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本案中,阳明公司主张货损原因系船舶遭遇海上恶劣天气,已达到“天灾”程度,承运人依法可予免责。此时,需结合其提供的证据加以分析认定。首先,阳明公司提供的检验报告结论表明事故系因集装箱堆垛套坍塌引起,货物存在配载不佳、船东拒绝向检验人提供有关甲板容许堆载集装箱的相关证书等情况,并未提及海上恶劣天气,阳明公司也确认倒塌的集装箱堆的最上层有非涉案的两个集装箱超重。因此,现有证据表明货物积载不当、集装箱堆垛套坍塌是引起货损的原因,阳明公司关于船舶遭遇了海上恶劣天气以及由此导致货损的主张,并无证据可予证明;其次,即使当时的海况已构成海上恶劣天气,且恶劣天气是导致货损的原因之一,阳明公司也未举证证明恶劣天气系直接原因,即在承运人积载妥当的情况下,该恶劣天气也会导致集装箱落海;第三,即使海上恶劣天气系导致货损的直接原因,阳明公司也未能充分举证证明这种海上恶劣天气已经构成我国《海商法》上具有特定含义的“天灾”,即涉案货损事故达到了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程度,已构成承运人可予免责的条件。因此,阳明公司并未就其“天灾”免责的主张完成举证责任,应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阳明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在其责任期间内,妥善地、谨慎地履行装载、搬移、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货物的义务,确保货物完好地交付于收货人,涉案货物在其责任期间内发生损坏,其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王蕾撰稿 李攀编撰)

〖裁判文书〗

上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沪海法商初字第221

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住所地109451,俄罗斯莫斯科市布拉季斯拉夫街192栋(109451,г.Москва,ул.Братиславская,д.19,корп.2)。
    法定代表人别泽宁丹尼斯瓦列里耶维奇(Безенина Дениса Валерьевич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孔华姿,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暄伦,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住所地台湾省基隆市七堵区明德一路271号(No. 271 Ming De 1st Road, Chidu, Keelung, Taiwan)。
    法定代表人黄望修,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洪宇,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灿明,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阳凯有限公司(YOUNGCARRIER COMPANY LIMITED),住所地香港特别行政区新界葵涌货柜码头路88号永得利广场第一座22字楼(22/F ,Tower One Ever Gain Plaza88 Container Port RoadKwai Chung)。
    法定代表人韩克武,该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王洪宇,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灿明,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为与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以下简称“阳明公司”)、被告阳凯有限公司(YOUNGCARRIER COMPANY LIMITED)(以下简称“阳凯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原案由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一案,于200812提起诉讼。本院于同年327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527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孔华姿律师,两被告委托代理人王灿明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610, 原告与江苏鑫泰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泰公司”)签订《售货合约》,约定原告向鑫泰公司购买价值为97,900美元的植绒化纤机织布。两被告作为承运人,于2006129向托运人上海门点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门点公司”)签发了编号为N230024334、抬头为被告阳明公司、签单人显示为被告阳凯公司、收货人凭指示的正本提单。上述提单经转让由收货人即原告持有。正当原告欲持提单到目的港提货时,得知货物已在运输途中落海灭失。原告认为,两被告作为承运人未正确履行合同义务,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据此,请求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货物损失人民币734,250元及利息损失(货物损失系由97,900美元按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之日200721日时1美元: 7.5元人民币折算得出;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从200721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两被告辩称,一、原告并非涉案提单的发货人或收货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已支付货款,不能认为原告是善意提单持有人,因此,原告不具有诉权;二、被告阳凯公司系被告阳明公司的签单代理人,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三、货损原因系船舶遭遇海上恶劣天气,被告阳明公司作为承运人应依法免责。
    根据原、被告的诉辩主张,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是:一、原、被告的主体地位;二、货损原因及承运人是否可予免责。
    原告为证明其是本案适格主体、与两被告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以及货损金额,提供了编号为N230024334全套正本提单、原告和鑫泰公司的售货合约、鑫泰公司出具给原告的商业发票。两被告对提单、售货合约和商业发票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因原告并非提单载明的发货人或收货人,原告也未证明已实际支付货款;被告阳凯公司是被告阳明公司的签单代理人,不是涉案合同的当事人。因此,提单不能证明原告享有诉权以及原告和两被告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售货合约和商业发票只能证明货物价值,不能证明原告损失金额。鉴于两被告对上述证据的形式没有异议,本院对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两被告为证明船舶适航、集装箱系固符合要求、集装箱落海系因遭遇海上恶劣天气所致,提供了德国汉堡汉莎检验公司(BESICHTIGUNGSKONTOR HANSA HAMBURG)出具的检验报告、船长和二副出具的事实陈述。原告对检验报告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检验报告显示,集装箱落海系因集装箱堆垛套坍塌、绑绳松动引起,不能证明货损系由于船舶遭遇恶劣天气所致,即使遭遇恶劣天气也不构成承运人据以免责的不可抗力。因船长和二副出具的事实陈述不是原件,未经公证认证,原告对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且认为无法证明集装箱落海系因船舶遭遇恶劣天气所致。本院认为,原告对检验报告的形式没有异议,检验报告的证据效力可予确认;船长和二副出具的事实陈述系境外形成的证据,未办理公证认证手续,且船长和二副与两被告存在利害关系,其陈述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根据以上认定的证据,并结合庭审调查,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061020, 原告与鑫泰公司签订编号为XT-AJM0603的《售货合约》,约定原告向鑫泰公司购买价值为97,900美元的针织布。合同签订后,鑫泰公司委托门点公司作为货运代理人安排货物出运事宜。门点公司接受委托后,将涉案一个集装箱货物交由被告阳明公司进行运输,被告阳凯公司作为承运人阳明公司的代理于2006129签发了编号为N230024334、抬头人为被告阳明公司的一式三份正本提单。提单载明:托运人门点公司;收货人凭指示;起运港中国上海港;卸货港德国汉堡港;交货地圣彼得堡;船名航次同明轮(YM UNITY03W;箱号TRLU8118804,整箱交接。提单背面由鑫泰公司和门点公司进行背书。原告现持有上述正本提单。
    装载涉案货物的集装箱出运后,在汉堡港转由“JRS CANIS”轮运输,在汉堡到圣彼得堡途中落海。2007112,德国汉堡汉莎检验公司对事故进行检验。同年914,该公司出具检验报告,记载涉案箱号为TRLU8118804的集装箱遭遇事故落海,仍在海上;最终意见是“虽然所用系固方法符合目前提供的德国劳氏船级社手册,但题述事故证实了在堆垛套坍塌引发集装箱下陷的时候,绑绳松动,下陷的货堆在船舶的强烈摇晃中开始倾斜,直到扭锁角柱断开或弯曲,并导致边缘的集装箱货堆也受到波及。除此之外,扭锁断开时,集装箱货堆顶部的横扎并未起到防止集装箱货堆倾斜的作用”;最终意见部分还有关于涉案航次存在货物配载不佳、船东未向检验人提供有关甲板容许堆载集装箱的相关证书等情况的描述。两被告在庭审中陈述,倒塌的集装箱堆上有两个非涉案集装箱实际重量超出申报重量,承运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超重集装箱放在集装箱堆的最上层,致整个集装箱堆重量超过允许重量。
    根据原告与鑫泰公司的贸易合同及鑫泰公司出具的商业发票等证据显示,涉案货物FOB价为97,900美元。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200721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中间价为17.7615200812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中间价为17.2996
    本院认为,本案是在运输过程中装载货物的集装箱落海发生损失引起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涉案货损事故发生于境外,具有涉外因素。原告和两被告在庭审中均表示适用中国法律,因此本案适用中国法律来界定争议各方的权利义务。
    关于原告主体地位。两被告辩称,原告并非提单记载的发货人或收货人,也没有证据证明已支付货款,不能认为原告是善意提单持有人,因此,原告不具有诉权。本院认为,原告是货物买方,涉案正本提单经货物卖方鑫泰公司和提单记载的托运人门点公司背书转让,由原告持有。提单记载收货人凭指示,原告持有提单即表明具有物权,有权就提单项下的货损提起赔偿请求。因此,本院对两被告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两被告主体地位。原告要求两被告对货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是基于原告认为两被告均为承运人。本院认为,被告阳明公司是正本提单载明的承运人,被告阳明公司对其承运人身份予以确认。被告阳凯公司在签发提单时明确注明系代理被告阳明公司签发,被告阳明公司对此亦予以确认。原告并不能举证证明被告阳凯公司也是货物的承运人。据此,被告阳凯公司不是涉案合同关系的承运人,原告要求被告阳凯公司也承担承运人的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关于货损原因及承运人是否可予免责。现有证据表明,装载涉案货物的集装箱在运输过程中遭遇事故落海,仍在海上,两被告对该节事实予以确认,但辩称,发生货损的原因系船舶遭遇海上恶劣天气,被告阳明公司作为承运人应依法免责。本院认为,首先,两被告提供的检验报告结论表明涉案事故系因集装箱堆垛套坍塌引起,货物存在配载不佳、船东拒绝向检验人提供有关甲板容许堆载集装箱的相关证书等情况,并未提及海上恶劣天气,两被告也确认倒塌的集装箱堆的最上层有非涉案的两个集装箱超重。因此,现有证据表明货物积载不当、集装箱堆垛套坍塌是引起货损的原因,两被告关于船舶遭遇了海上恶劣天气以及由此导致货损的抗辩,并无证据可予证明;其次,即使当时的海况已构成海上恶劣天气,且恶劣天气是导致货损的原因之一,两被告也未举证证明恶劣天气系直接原因,即在承运人积载妥当的情况下,该恶劣天气也会导致集装箱落海;第三,即使海上恶劣天气系导致货损的直接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在责任期间货物发生的灭失或者损坏是由于天灾,海上或者其他可航水域的危险或者意外事故造成的,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之规定,两被告也未举证证明其所称的海上恶劣天气属于上述法条中所称的“天灾”,已构成承运人可予免责的条件。据此,两被告的抗辩意见缺乏有效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货损金额。两被告对涉案货物构成全损没有异议。现有证据表明,涉案货物价值为97,900美元。原告请求货物损失按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之日200721日时1美元: 7.5元人民币折合为人民币734,250元计算。本院认为,原告请求以人民币折算货物损失合理,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的具体日期即为200721及曾向被告阳明公司请求赔偿。因此,货物损失以起诉之日200812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1美元: 7.2996元人民币折合为人民币714,630.84元计算较为妥当。
    关于利息损失。原告请求从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之日即20072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计算。本院认为,因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此前已向被告阳明公司主张过货损赔偿,也未提供相应贷款依据,故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企业活期存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较为合理。
    综上,被告阳明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在其责任期间,即从装货港接收货物时起至卸货港交付货物时止,货物处于承运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间内,妥善地、谨慎地履行装载、搬移、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货物的义务,确保货物完好地交付于收货人。现有证据表明,涉案货物在被告阳明公司承运的责任期间内发生损坏,被告阳明公司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阳凯公司仅为被告阳明公司的签单代理人,并非承运人,不应承担承运人项下的相关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赔偿货物损失人民币714,630.84元及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企业活期存款利率,从200812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
    二、对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142.50元,由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负担人民币297.73元,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负担人民币10,844.77元。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应付之数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思玛特有限公司(Смарт Фрэйт Логистик)、被告阳明海运股份有限公司(Yang Ming Marine Transport Corp.)、被告阳凯有限公司(YOUNGCARRIER COMPANY LIMITED)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长 刘怡如

助理审判员 张建琛

助理审判员 王 

 

二○○八年七月二十五日

 

    员 陈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