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不符点信用证欺诈

(孙凭慧律师/文)


【案情简介】

中国烟台A公司向某国B公司出口一批玉米,重量总计500吨,合同约定允许5%的溢短装,结算方式为信用证。信用证条款规定:“共分5个月装运:380吨;4120吨;5月140吨;6月110吨;7月50吨。每月不可分批装运。”

A公司在拿到信用证后,3月和4月都正常装运并顺利收回货款。但因为货源突然告紧,5月份时,先在烟台港装运了70吨,装运船舶为“福京”轮。经联系青岛公司有一批合格的货源,故A公司又指令“福京”轮驶入青岛港,装运了64吨。因是分两次装运,故承运人签发了两套正本提单,船名航次、收发货人及目的港信息均一致。

A公司在议付时,提交了两套提单。开证行认为单证存在不符点,拒受单证。开证行理由为:第一,不符合信用证不需分批装运的规定;第二,装运总货量与信用证要求不符。

【各方观点】

一、A公司认为,A公司单证不存在不符点,开证行应当立即付款。

首先,尽管玉米分两次在不同港口装运,但货物是装在同一条船上,对目的港收货人而言,可以同时一起收货卸货,仍是一次性收到134吨,并无异于一批装运。

其次,由于船舱容量、包装条件等不同,不可能每批货物都完全按照原数装运,合同中叶约定允许5%的溢短装,是合情合理的,并未违约。

二、B公司认为,A公司违约,应当赔偿。

B公司认为,两次装运即是分批装运;且A公司的短装造成实际用户停工待料,造成损失,A公司应赔偿,否则B公司不付款。

三、开证行认为,A公司的申辩都是贸易上的原因,对开证行不具有约束力

开证行称,根据UCP6005条规定:“信用证业务中,各有关当事人处理的只是单据,而不是单据所涉及的货物、服务其他行为。”故仅从单证上看,A公司分批装运确实存在,而不论其客观原因及结果。

至于信用证规定5月装运140吨,实际短装6吨,虽然合同规定允许5%的溢短装,但这只是贸易合同约定,对银行不具有约束力。根据UCP6004条规定:“就性质而言,信用证与可能作为其依据的销售合同或其他合同,是相互独立的交易。即使信用证中提及该合同,银行也与该合同完全无关,且不受约束。因此,一家银行做出付款、承兑并支付汇票或议付及或履行信用证项下其他义务的承诺,不受申请人与开证行或与受益人之间再已有关系下产生索赔或抗辩的制约。”

因此,A公司单证仍存在不符点,开证申请人不同意接受,故无法付款。

【律师评析】

本案中A公司最终同意了B公司的索赔要求。但根据本案的情况分析,A公司完全没有必要接受B公司的索赔要求,A公司的单证也不存在任何不符点。A公司对开证行的观点没有做出坚定有力的反驳,关键在于A公司没有真正理解分批装运和短装的含义。

一、分两次或多次装运并不等于“分批装运”。

是否只要是分两次或两次以上装运的都会构成分批装运?其实不然。根据UCP60031B款规定:“运输单据表面注明货物系使用同一运输工具并经同一线路运输的,即使每套运输单据注明的装运日期不同及或装运港、接受监管地、发运地不同,只要运输单据注明的目的地相同,也不视为分批装运。”可见,在UCP600项下,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就不应当被界定为分批装运:第一,同一运输工具;第二,同一运输路线;第三,目的地相同。

本案中,尽管A公司分两次,在烟台港及青岛港分别装运了货物,但货物装入了同一船舶“福京”轮,且运输线路一致,提单上注明的目的地也一致。因此,根本不属于分批装运。A公司完全可以依据UCP600的规定,对开证行进行有力反驳,而不是被开证行的强词夺理所蒙骗。

二、与信用证规定的重量不符并不等于“短装”。

同样,UCP600对短装也有所规定。UCP60030B款规定:“除非信用证规定货物的指定数量不得有增减外,在所支付款项不超过信用证金额的条件下,货物数量准许有5%的增减幅度。但是,当信用证规定数量以包装单位或个数计数时,此项增减幅度则不适用。”可见,5%的溢短装在UCP600中也有体现,而不单纯是贸易合同中的约定标准。

本案中,A公司短装量只有3.86%,完全符合UCP600的规定。但A公司没有利用明文规定来反驳,只是在交涉过程中反复强调自己货源的困难,以及合同的约定。这样的反驳显然是不够有力的。开证行却借助A公司对UCP600的不熟悉,引用信用证与贸易合同独立的规定来反驳A公司,使得A公司无言以对,最终屈服。

事实上,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买方与开证行串通制造不符点,欺诈卖方的案件。而A公司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对业务和有关规定不熟,缺乏法律意识,才给了不良企图者以可趁之机。其实,这不仅是本案中A公司受骗的原因,也是大多数国内外贸企业成为国际欺诈受害者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国内外贸企业应当加强对业务相关法律规定的学习和认识,培养法律意识,避免此类案件再度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