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高院判决看货运代理合同关系的认定对出口商的影响

(刘德龙律师/文)

【规则指引】

FOB贸易条件下,境外买方指定的国内货代代为办理出口订舱事务,但不能因此就认为出口商与指定货代之间也同时成立了货运代理合同。出口商主张与货代之间成立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应举证证明二者之间签订了货运代理合同书或其委托货代实际从事了货运代理业务。

【案情简介】

华裕公司向宁波海事法院起诉称:华裕公司根据国外买方Homestar的要求,委托锦程公司办理货物出运事宜。锦程公司接受委托后,将货物交由中海集运公司承运,中海集运公司于2012年12月24日签发了海运提单。华裕公司多次请求锦程公司交付全套正本提单,但锦程公司却将提单交给Homestar,Homestar已实际提取货物。锦程公司的行为致使华裕公司失去对货物的控制,遭受货款损失。请求判令锦程公司赔偿华裕公司货款及利息损失。

锦程公司答辩称其是接受国外公司Homestar委托,涉案货物出运后已经将提单交付给了Homestar。华裕公司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是实际托运人,没有证据证明其曾经委托锦程公司或者委托他人向锦程公司进行托运事务,双方之间不存在委托关系,请求驳回华裕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之间是否成立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是主要争议点之一。对此,一、二审法院均认为:Homestar是契约托运人,但不影响华裕公司作为实际托运人与锦程公司之间另外成立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华裕公司作为FOB贸易项下货物出口卖方,委托第三方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系实际托运人,与锦程公司之间另外成立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锦程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最高院认为:涉案货物贸易合同约定的价格条件是FOB宁波,华裕公司是贸易合同中的卖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的实际托运人;Homestar是贸易合同买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契约托运人。锦程公司与Homestar订立货运代理合同,作为Homestar的货运代理人办理了订舱事宜。但不能仅因锦程公司办理了涉案运输的订舱业务,就认为其与实际托运人华裕公司之间也同时成立了货运代理合同。华裕公司主张其与锦程公司之间成立货运代理合同关系,锦程公司是其货运代理人,应举证证明二者之间签订了货运代理合同书或其委托锦程公司实际从事了货运代理业务。并最终认定华裕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锦程公司之间存在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2015年4月30日,最高院判决撤销原判决,驳回华裕公司的诉讼请求。

【嘉加分析】

2012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上货运代理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规定”)刚刚通过时,被认为偏向于保护国内出口商。其中第八条规定:“货运代理企业接受契约托运人的委托办理订舱事务,同时接受实际托运人的委托向承运人交付货物,实际托运人请求货运代理企业交付其取得的提单、海运单或者其他运输单证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一条是直接以司法解释的方式明确了实际托运人具有优先索要提单的权利。虽然还有很多具体操作中需要进一步明确的内容,比如货代企业识别实际托运人的责任大小?实际托运人请求交付提单的期限?但是该规定还是从一定程度上保护了FOB业务下的国内出口商。

最高院的判决对于今后FOB业务下实际托运人和指定货代之间的法律关系认定还是有比较大的变化的。长久以来,FOB业务下,指定货代被认定与国内出口商和国外买方分别存在代理关系,即双重代理,这也是FOB业务的一个特点。但是今后将不能再如此简单的认定。

最高院的主要依据在于《规定》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应根据书面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的性质,并综合考虑货运代理企业取得报酬的名义和方式、开具发票的种类和收费项目、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以及合同实际履行的其他情况,认定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是否成立”。即最高院认为,应当严格按照实际情况,根据证据来进行认定。当然一般情况下也会得出肯定性的结论。同时,笔者认为根据出口商实际托运人的身份直接得出其与指定货代之间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也是受到了《海商法》的影响。因为《海商法》直接规定了契约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两种托运人,只要确定了实际托运人,便可以直接确定其与承运人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而基于此,也直接认定了实际托运人与指定货代之间的货运代理合同关系。

最高院的判决对于今后出口商在FOB业务下的权利会产生重要的影响。一旦无法通过证据认定出口商与指定货代的代理关系,便无法通过优先索要提单的权利来限制指定货代的行为,货代直接将提单交付给境外买方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对此,出口商应当从哪些方面进行注意和防范呢?笔者可以考虑一下几点建议:

1、在交货前,通过书面方式确定代理关系及货代交付提单的义务。例如签订合同、发送托书等。

2、直接通过指定货代交货给承运人,或将货物交至指定货代处。

3、LOCAL的费用直接与指定货代进行对账、开票、支付。

4、获得承运人的联系方式,必要时直接以实际托运人的身份向承运人索要提单。

我国的出口商往往不懂航运,以为有货代在中间操作就没事了。殊不知,多少企业因此出现钱货两空的局面。究竟货代与出口商是否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或存在何种关系?不同的认定将直接影响出口商的权利并在可能发生的诉讼中直接影响案件的走向。笔者将在今后的嘉加说法中进一步就该问题进行讨论,也希望各出口商能够以本案为鉴,务必重视贸易进出口中的物流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