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代企业如何应对实际承运人的迟延交付?


问题:

我司为一家货代企业,客户委托我司运输一批货物,原计划从澳洲阿德莱德启运,1224日到达蛇口,再使用铁路运输运至昆明,且在托书上我司与客户均备注了具体到达目的地时间。但在实际业务过程中,船公司擅自将航线变更为阿德莱德——青岛——釜山——蛇口,并在途径港停泊,造成船舶迟延最终于1月月底到达蛇口。因延迟交货,客户要求我司赔偿全程运费的50%,请问这种情况下,应该如果应对?

 

解答:

(一)本案是否构成“迟延交付”?

《海商法》第50条第1款规定:“货物未能在明确约定的时间内,在约定的卸货港交付的,为迟延交付”。从法条本身来看,“明确约定时间”是构成“迟延交付”的前提。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在《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实务问题解答(一)》第134问中对此也进一步明确:“《海商法》规定的迟延交付仅限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运输期限的情况……”。由此可见,在没有约定交付时间的情况下,即便承运人不能合理时间内交货,亦不构成《海商法》项下的迟延交付。但是在本案中,我司虽然没有在海上运输合同中明确约定交货时间,但是在托书的备注中明确约定“海运从开船之日起计算31天到港,口岸转关与铁路运输预计12天”,并且经过了敲章确认,由此,贵司与货主实际上达成了有关运输时间的合意;另运输时间的确远远超过贵司与客户约定的时间,故本案构成迟延交付。

 

(二)一旦构成迟延交付,是否意味必须向托运人赔偿?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中,无论是货损货差、迟延交付还是任何违约或侵权事由,主张承运人赔偿损失的关键均在于认定其主张的损失是否成立,是否合理有据。《海商法》第50条第3款规定:“除依照本章规定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的情形外,由于承运人的过失,致使货物因迟延交付而遭受经济损失的,即使货物没有灭失或者损坏,承运人仍应当负赔偿责任。”由此可见,在迟延交付的情况下,承运人需对纯经济损失进行赔偿,但是根据可预见性原则,具体的赔偿范围,视每个案件的不同情况具体予以确定。本案中,货主并没有说明具体遭受的经济损失,证明损失成立不但很困难,而且举证责任也将由货主承担。如货主无法证明损失,则法院不会支持货主的请求。

 

(三)无船承运人可否向实际承运人追偿?

在本案中船公司没有按照约定挂靠港口,可能构成不合理绕航。所谓,不合理绕航是指承运人为了其单方利益,未按照约定、习惯或者地理上的航运路线而进行的运输行为。《海商法》第49条也规定了"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或者习惯的或者地理上的航线将货物运往卸货港。船舶在海上为救助或者企图救助人命或财产而发生的绕航或者其他合理绕航,不属于违反前款规定的行为。"本案中,实际承运人没有正当原因为了其单方利益,便改变了航线,显然违反了不做不合理绕航的基本义务,但是不合理绕航与货物的迟延交付有因果关系需要由我司来承担,由于我司很难掌握船舶在航行过程中的实际运行情况,因此很难证明绕航行为与迟延交付的因果关系,贵司向实际承运人的追偿难度较大。

由于海上运输风险较大,延误的情况时有发生,在业务中法务建议,避免向货主承诺到达时间,如货物特性或货主要求必须有确定的运输时间,请在合同中添加“以上运输时间仅供参考,具体航运时间由船公司为准”等条款并将时间条款背对背给供应商,以转移我司的风险。

 

(戴健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