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提单的识别

真假提单的识别

——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

上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交付纠纷案

 

〖提要〗

   提单在海上货物运输和国际贸易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我国海商法规定,提单是指用以证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货物已经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以及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提单就代表货物,被誉为“打开海上浮动仓库的钥匙”。物权法中有所谓的“一物一权原则”,因此,一批货物上只能成立一个所有权。也就是说,代表货物的合法权利凭证只能是一套正本提单。而当今世界,要伪造一份提单,其难度远低于制作出一张“蒙娜.丽莎”画作的赝品,更何况在电子设备的协助下,会显得更加轻而易举。因此,发生真伪提单的概率会相对增大。这就要求法官提高识别提单真伪的能力和手段。当一批货物上出现两套正本提单时,如何识别两套正本提单的真伪成为解决纠纷的关键。被告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作为承运人原本对提单真伪的确认具有绝对的权威,但因为本案被告就是利害关系人,法院必须从其他环节来识别涉案提单的真伪。审理中,我们认为从提单的签发、流转和对价支付等环节来辨别,是判断提单真伪的有效方法。

 

〖案情〗

   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顶佳”)

   被告: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中海航运”)

   被告:上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船务”)

   2005年10月24,中外运船务向宁波顶佳发出到货通知书要求其提货。宁波顶佳即委托代理办妥了货物进口报关等手续,同时凭记名提单向中外运船务换取了提货单。其后,地中海航运两次要求中外运船务暂停放行涉案提单项下货物,造成宁波顶佳提货时遭到拒绝。因此,宁波顶佳请求判令两被告向原告交付该记名提单项下的货物,并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经查明,宁波顶佳持有的记名提单非地中海航运出具给涉案货物托运人的提单。宁波顶佳持有的提单记载托运人为RPM公司、收货人和通知方均为宁波顶佳,货物品名电解铜,装货港德班港、卸货港上海港。地中海航运出具给涉案货物托运人RPM公司的提单是一份指示提单,该提单除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不同外,其他内容与原告持有的记名提单基本一致。该指示提单最终背书给了案外人上海沪海明辉金属矿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海明辉”)。宁波顶佳称,其所持提单系从贸易对家TIL公司处取得,但目前并无证据显示TIL公司以及TIL公司所称的卖家JMP公司客观合法存在。宁波顶佳取得该套提单未支付对价。

  另查明,中外运船务是地中海航运在上海目的港的代理,由于地中海航运发来的电子舱单与宁波顶佳持有的记名提单内容一致,因此中外运船务向其发出到货通知书,并向宁波顶佳签发了提货单。

  2006年11月22,根据地中海航运的申请,英国高等法院对OMG公司发出搜查令并从该公司电脑中获取了相关邮件。邮件内容显示,OMG公司将涉案欺诈提单之复印件发送给了宁波顶佳,且明示欺诈提单的正本已在邮政快递途中,此后,宁波顶佳写邮件给OMG公司告知没有正确的舱单,无法进口报关并获得货物等等。庭审查明,上述邮件都是一个名为NewdehLee(李某)的人所发。该名字与宁波顶佳提交的销售确认书买方的签名人员的名字一致。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我国海商法的规定,承运人应当根据提单的记载向收货人交付货物。但本案涉案货物出现了两个收货人,各持有一套正本提单,所以必须首先查明哪套提单才是承运人出具给托运人的、能够代表涉案货物凭证的合法的提单。为此,地中海航运提供了一系列的证据,证实了涉案货物真实提单签发流转的过程,并根据法院的搜查令,从OMG公司的电脑中得到OMG公司与宁波顶佳的李某伪造本案记名提单的事实。

根据一物一权原则,代表涉案货物的合法权利凭证只能是一套正本提单。现地中海航运已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涉案的指示提单是代表涉案货物的合法的权利凭证,宁波顶佳所持的记名提单是伪造的,舱单也被人篡改,对此宁波顶佳虽然主张记名提单系自己的贸易对家TIL公司邮寄给自己,但其始终未能证明TIL公司的合法存在,也不能证明所谓的TIL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提及的卖家JMP公司客观合法存在。在宁波顶佳无法证明自己所持记名提单是通过正当、合法流传途径取得的情况下,上海海事法院确认案外人沪海明辉持有的涉案指示提单才是地中海航运作为承运人签发的真实、合法提单,应作为涉案货物的权利凭证。据此,上海海事法院判决对宁波顶佳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评析〗

  本案是一起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案件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持有的已经被被告船公司在目的港代理确认的提单。而被告地中海航运在诉讼中却主张该份提单是一份假提单,虽然被告地中海航运是承运人,原本对提单真伪的确定具有绝对的权威,但由于其是利害关系人,因此法院不能仅仅因为被告的否认就确认本案的争议事实,即认为原告持有的是一份假提单。审理中,法院根据“一物一权原则”首先得出能代表涉案货物所有权的只能是一套正本提单。根据这一基础,法院从涉案货物的托运、提单的签发、流转、对价支付等方面加以分析判断,最终得出正确的结论。

    一、一物一权原则

提单是一种物权凭证,本案中,代表涉案货物的合法权利凭证只能是一套正本提单,也即该批货物应遵循物权法上的“一物一权原则”。

一物一权原则,是指同一物上只能成立一个所有权,不能同时成立两个所有权的立法原则。因为所有权是绝对权、支配权,具有排他性,如果同一物上同时存在两个所有权,必然会造成权利冲突。具体到本案中,针对涉案货物出现了两套正本提单,也即代表了两个所有权存在于同一个“物”之上,违背了“一物一权原则”。由于持有正本提单即可向承运人主张提货,通常情况下,承运人不可能就同一货物签发两套或多套正本提单。因此,涉案两套正本提单中的一套极有可能系伪造,不具有物权凭证的效力。

另外,根据一物一权原则,一个物权的客体仅为一个特定的独立物,各个物的集合原则上不能成为一个物权的客体。然而在本案中,提单项下的货物虽然是集合物,但是有数量记载,按照航运界通常的交易观念,是属于一个“物”,因此其上只有一个所有权,并不违背“一物一权原则”,而不应误解为该批货物是由许多独立物组成,每一个独立物上都能成立一个所有权。

  二、提单的签发

提单的签发,是指做成提单并交付予人的一种提单行为,由“作成”、“签署”和“交付”提单三种行为构成。我国《海商法》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货物由承运人接收或者装船后,应托运人的要求,承运人应当签发提单。提单可以由承运人授权的人签发。提单由载货船舶的船长签发的,视为代表承运人签发。”可见,提单的签发人包括承运人、承运人的代理人和船长。各国有关海上货物运输的法律,都规定船长是承运人的当然代理人,不需经承运人的特别授权便可签发提单。但如提单由承运人的代理人签发,则代理人必须经承运人的合法授权委托。未经授权,代理人是无权签发提单的。在本案中,货物的托运人是RPM公司,作为承运人的被告地中海航运收取货物后,向托运人RPM公司签发了一套正本提单,该提单是一份指示提单,而原告宁波顶佳所持有的记名提单则是通过篡改地中海航运电脑系统等手段伪造的,而非由承运人地中海航运、其代理人或其船长签发,其没有经过真实有效的签发程序,因此是一份无效的提单,无权据此主张涉案货物的所有权。

    三、提单的流转

  众所周知,提单作为国际贸易环节中的重要单证,如果要发挥其在商业贸易中的作用,必须而且必然要经过一个流转的过程,这也是提单作为物权凭证的效力的体现。提单的流转,是指提单本身可以转让,并且通过转让提单就可以转让货物请求权,提单转让标志着对货物权利的转让。同时,提单的流转还包括了国际贸易中,在交付货物之前,将提单经背书或交付转移的法律行为。因此,提单的流转过程是国际贸易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本案被告地中海航运通过托运人RPM公司出具的声明函、南非德班当地律师的声明和TBB公司上海代表处出具的声明等证据证明了相同编号的指示提单经被告地中海航运签发给了托运人RPM公司及以后的流转过程,从源头上查明了涉案真实提单的流转过程。而原告宁波顶佳虽向法庭陈述了其持有的记名提单的来源,却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陈述的贸易对家TIL公司合法存在以及TIL公司所称卖家JMP公司的客观合法存在,即原告不能证明其持有的提单是通过正常流转得到的,也不能说明其所持记名提单流转过程的真实情况,因此原告持有提单的来源合法性受到了动摇。

  四、提单的对价支付和善意取得的问题

 “对价(consideration)”一词是英美法的概念,在英美法中,合同的成立以双方支付对价为要件,相当于我国民法中的“等价有偿原则”。换言之,所谓“对价”是指由合同当事人各方,为迫使对方实现其行为或履行其诺言而作出许诺的行为或牺牲;或者是为了购买或换取对方许诺而支付的代价。提单的转移等同于货物所有权的移转,本案原告自述通过国际贸易买卖的方式取得提单,应当以支付价金为对价换取涉案货物所有权,取得提单。当然,提单持有人在贸易合同中是否支付了对价本非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履行中所应考虑的因素,只需提单持有人出示提单,承运人就应当交货,并无审查的必要。但在本案就同一货物出现两套正本提单的特殊情况下,为查明提单真伪,提单的取得是否已支付对价就成了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本案中,原告宁波顶佳既无法证明其取得提单的贸易对家TIL公司的合法存在,也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为取得涉案提单向贸易对家支付了多少货款。由此,可以进一步佐证其所持有的记名提单是一份无效的提单。

庭审中,原告曾主张自己是善意第三人,其持有的提单属善意取得,在国际贸易中原告没有义务审查贸易卖家的身份情况,该提单已由承运人的目的港代理确认,原告有理由相信该提单是真实的。对此,民法制度上的善意取得亦称即时取得,原物由占有人(即使该占有人无权转让)转让给善意第三人时,善意第三人一般可取得原物的所有权,所有权人不得请求善意第三人返还原物。换言之,从非所有权人处取得物品转让的人可以通过占有取得所有权。但是,以实行占有之时具有善意并且持有适当的所有权转移证书为限。设立善意取得制度的宗旨是在于保护交易的安全,因此,在有关提单流转的国际贸易中善意取得是一项必须遵守的重要制度。但我国法律同时规定,善意取得的第三人须以合理价格受让财产。根据庭审查明,原告取得涉案提单并没有支付合理对价。因此原告善意取得的主张也不能成立。

综上, 原告主张对涉案货物的所有权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谢振衔供稿李攀编撰)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沪海法商初字第236

 

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北仑横河路225630室。
    法定代表人何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波,上海市汇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住所地瑞士日内瓦CH-1206安吉-皮塔德大街4040avenue Eugene-Pittard CH-1206 GENEVA/ Switzerland)。
    法定代表人杰西?赛福林,董事。
    委托代理人卢敏,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戴玉鑫,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杨东路6号。
    法定代表人吴天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莺,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宋玲,该公司职工。
    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为与被告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中海航运)、被告上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船务)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交付纠纷一案,于2006414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0611232007613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朱波,被告地中海航运委托代理人卢敏、戴玉鑫,被告中外运船务委托代理人吴莺、宋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5930被告地中海航运签发了编号MSCUDN065539的记名提单。该提单项下货物电解铜装载在“MSC AMSTERDAM”轮上,共18个集装箱,收货人和通知人均为原告,装货港是南非德班,卸货港是中国上海,货物价值为1,377,471.25美元。该批货物于20051023到达上海港,被告中外运船务通知原告提货。为此,原告委托货代公司办理了货物进口报关手续,并支付所有税费。原告持正本提单至被告中外运船务处换取编号0218911进口集装箱货物提货单。嗣后,原告持正本提货单至被告中外运船务提货时,被告知不能放货给原告。经多次交涉,被告中外运船务至今拒绝放货给原告。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地中海航运和被告中外运船务向原告交付编号MSCUDN065539提单项下的货物,诉讼费用由两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地中海航运辩称:被告地中海航运从未签发过原告所称的编号MSCUDN065539的记名提单,仅签发了相同编号的指示提单;原告所持的提单是一个虚假伪造的提单,原告无权据此主张提货。
    被告中外运船务辩称:同意被告地中海航运的答辩意见,并强调中外运船务是被告地中海航运的上海港代理,依据协议代理换单业务。原告出示的正本提单与舱单一致,中外运船务签发货物提货单给原告;留置货物是根据被告地中海航运的指令进行的。因此,中外运船务作为代理没有过错。
    根据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主要争议是:原告用以证明与被告地中海航运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的提单是否能作为涉案货物的合法权利凭证。对此,原告和两被告为支持各自的主张,分别向法院提交了各自的证据材料并发表了相应的质证意见:
    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售货确认书、买卖证明书、商业发票、装箱单以及自动进口许可证、报关单,用以证明原告作为涉案提单项下的收货人与贸易卖方存在贸易关系;原告还提交了海关进口关税、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和进口货运代理费用,用以证明原告已支付了税费和各种杂费,合法持有涉案货物。被告地中海航运认为,售货确认书、买卖证明书、商业发票和装箱单形成于境外,没有公证认证,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都不予确认,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原告通过贸易合同和正常的流转取得涉案提单。被告中外运船务质证意见与被告地中海航运相同。
    原告还提交了(1)编号MSCUDN065539提单和编号0218911货物提货单,以证明原告合法持有正本提单和提货单,是涉案提单项下货物所有人,原告有权要求两被告交付货物。(2)到货通知书,以证明被告中外运船务通知办理提货手续,被告中外运船务实际控制提单项下货物。(3)舱单,以证明舱单与提单记载内容一致。被告地中海航运对MSCUDN065539提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确认,认为该提单是伪造的,非承运人签发,不能证明涉案货物运输合同关系;舱单是有人进行了篡改;编号0218911货物提货单、到货通知书和舱单是海运欺诈的结果,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证明原告取得提单的合法性。被告中外运船务认为,中外运船务仅依据地中海航运的舱单内容和比照提单内容再签发小提单,不能由此确认原告提单取得真实合法。
    被告地中海航运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证据一由RUSTENBURG PLATINUM MINES有限公司(以下简称RPM公司)出具的声明函,以证明RPM公司将本案争议货物出售给了TRAFIGURA BEHEER BV(以下简称TBB公司),并将被告地中海航运向其签发的提单背书给了TBB公司, TBB公司后又将该提单背书给了上海沪海明辉金属矿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海明辉),RPM公司与原告素无往来。同时证明该提单上记载的托运人为RPM公司,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为C.STEINWEG WAREHOUSEING(FE) PTE上海有限公司,提单上托运人的地址上不存在原告所称的JOHANNESBURG PLATINUM MINES有限公司(以下简称JPM公司),RPM公司与原告所称的卖家也没有业务往来,且不知有该公司存在,原告所持有的提单并非来源于正常的贸易流通环节。原告质证对该证据的形式无异议,对其内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为证人证言,基于海上运输合同关系托运人与承运人有利益关系,托运人不能作为公正的证明主体。证据二南非德班当地律师的声明,以证明当地公司注册机构提供的信息显示不存在JPM公司,仅有RPM公司。因此原告所持有的提单是假提单,原告无权主张提取货物的权利。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内容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认为律师声明是律所秘书查询的结果,对于秘书身份没有公证,公证员没有对声明中的内容和事实进行行为公证,无法证明秘书确实查询过,公司查询应当以登记机构查询为准,电脑查询真实性不足。证据三公司登记处的证明,以证明原告所称的卖方TRANSWORLD INTERNATIONAL LTD(以下简称TIL公司)并不存在,原告所称的买卖关系根本不存在。原告对其形式和内容真实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原告证明了合法持有提单,该公司登记与否与本案无关,且该证据右下角有批注,不能保证搜索的正确性和完整性,因此该证据没有证明力,不能证明其内容。证据四TBB公司上海代表处出具的声明,以证明TBB公司曾为真提单的持有人,原告所持有的提单是假提单,原告无权主张货物权利。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公证员仅对签字的真实性公证,对于复印件是否与原件一致没有公证且上海代表处不能代表其总公司进行说明,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证据五本院(2005)沪海法强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以证明案外人沪海明辉持有的提单具有真实性,被请求人地中海航运应依据法院裁定书向其交付货物。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其中提及的是指示提单,没有对本案的提单进行认定,且对内容事实没有审查。证据六地中海航运南非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证明沪海明辉持有的提单由地中海航运南非公司作为被告的代理签发,原告出示的提单并非由地中海航运南非公司签发,该提单涉嫌欺诈,南非警方已经介入假提单签发事件的调查,沪海明辉出示的提单是合法有效的提单,而原告持有的提单并非代表货物所有权之权利凭证。原告对其形式没有异议,对其内容和合法性有异议,认为是被告地中航运南非公司经理提供的,属于证人证言,可信度低,仅是辩解,不能认定为证据,被告中外运船务经审核无误签发了小提单,被告地中海航运职员的说明不能作为对抗的证明,公证员对形式进行了公证,对事实没有公证。证据七南非德班警方的公函,以证明当地警方正就涉及的提单欺诈事件展开调查。原告对其形式和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案件涉及欺诈,没有显示案件的结果。证据八南非当局公诉机关的公函,以证明就原告出示的提单,南非当局公诉机关业已认定原告所持的提单反映出一种有组织的跨国集团欺诈。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内容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公函出具人没有依据法院的判决如何认定案件性质,公证员也没有对于出具人的身份进行公证,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证据九原告致TBB公司和沪海明辉的香港代理律师的信函,以证明原告自己曾否认其所持有提单的真实性,原告在明知自己权利存在严重缺陷的情况下,仍然拒不返还货物的相关单证,导致本案所涉当事人遭受重大损失。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内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公证员仅对于律师签字进行公证,没有对于复印件与原件一致进行公证。证据十两份提单,以证明涉案两提单的关于收货人记载事项不同,原告出示的提单并非被告地中海航运南非代理所签发的。原告对自己持有的提单无异议,对案外人的提单无法确认,真伪不能由被告地中海航运判断。证据十一地中海航运聘请的英国律师依莱科特的证词及17份往来邮件附件,以证明本案原告与案外人OMG公司合谋对地中海航运实施欺诈,并试图利用欺诈所得的提单骗取货物。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内容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证人是地中海航运的律师,可信度低,不符合证人要求,大量内容为证人推测的结论,没有客观陈述,所称材料仅是英国法院处理案件中的材料,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不能证明真实性,依据OMG公司电脑中提取的材料没有关联性。证据十二英国高等法院的搜查令,以证明被告地中海航运英国律师证词所附材料均系根据英国高等法院之搜查令而合法取得。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证据十三英国高等法院准予披露的法院令,以证明地中海航运的英国律师对搜查所获得之证据材料的披露,符合英国高等法院的法令。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证据十四监督搜查过程之英国律师西蒙的搜查报告,以证明整个搜查过程严格依法进行,合法有效。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不具有证明力,附件清单中没有与证据十一的连接点。证据十五原告工商登记资料,以证明原告的操作人员和公司网址等情况。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根据庭审的要求,被告补充提交了证据十六数据采集国际有限公司的电脑复制专家邓肯先生证词,用以证明被告地中海航运英国律师证词中的材料确实是根据英国高等法院的搜查令从一家名为OMG公司获得的。原告对其形式无异议,但认为已经过了举证期限,不能认定为有效的证据。
    被告中外运船务对地中海航运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均无异议,予以确认。
    被告中外运船务向法院提交了代理委托合同、从原告处收回的正本提单和涉案货物的舱单,用以证明自己是被告地中海航运在上海港的船务代理,由于舱单记载的收货人和原告持有的提单一致,被告中外运船务收回正本提单,换发小提单给原告,代理行为合法。原告质证对代理委托合同的形式有异议,对其他证据和待证事实都予以确认。被告地中海航运对代理委托合同无异议,对舱单和提单认为是欺诈形成的。此外,被告中外运船务还提供了(1)地中海航运上海代表处20051027扣货指令,以证明涉案货物留置是被告地中海航运指令的结果。原告对此无异议;(2)地中海航运上海代表处2005119重新签发小提单指令,以证明签发第二份小提单系被告地中海航运指示履行海事强制令的结果。原告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3)从沪海明辉收回的正本提单,以证明沪海明辉凭以换取小提单的正本提单,已经由被告地中海航运收回。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被告地中海航运对中外运船务的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售货确认书、买卖证明书、商业发票、装箱单系从境外取得,原告没有办理公证认证,也不能证明出具这些文件的TIL公司的合法存在,因此对这些证据效力不予确认;原告提交的自动进口许可证、报关单、海关进口关税、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和进口货运代理费用,都为原件,证明原告为进口涉案货物支付了税费和各种杂费,应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编号MSCUDN065539记名提单、编号0218911货物提货单、到货通知书和舱单的表面真实性应予以确认,但被告地中海航运以托运人RPM公司出具的声明函、南非德班当地律师的声明和TBB公司上海代表处出具的声明等证据证明了相同编号的指示提单经被告地中海航运签发给了托运人及其真实的流转过程。同时,被告地中海航运证据材料十一至十六证明了被告地中海航运根据原告提交的售货确认书上的收款人银行帐号,在英国提起了针对OMG公司的诉讼,并向英国高等法院申请了对OMG公司的搜查,英国高等法院准许申请,发出搜查令。参加搜查的监督律师的搜查报告和英国高等法院准予披露的命令,证明了整个搜查过程的真实性,也证实了地中海航运的代理律师和数据采集国际有限公司的专家出具的证词的可信性和真实性,而两份证词再结合原告的工商登记资料充分证明了OMG公司和原告公司职员李新德共同伪造了涉案的记名提单,构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因此,本院认为,被告地中海航运一方面从托运人的角度证明了其所签发的指示提单的真实的流转情况,另一方面,从对OMG公司的搜查结果证明了原告记名提单的来源,充分证实了涉案指示提单才是被告地中海航运为涉案货物签发的有效单证。同时被告地中海航运还提交了原告所称的贸易对家TIL公司在英国不存在和TIL公司所称的JPM公司在南非不存在的初步证据。对此,原告对被告地中海航运的证据虽都持有异议,但未能提供自己的贸易对家TIL公司合法存在的证据,不能对被告地中海航运的证据及其证明的事实予以反驳,也不能说明自己所持提单流转过程的真实情况。因此,本院确认被告地中海航运证据的效力及其证明的事实。
    被告中外运船务的证据,用以证明中外运船务是被告地中海航运的卸港代理,地中海航运对此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认定的证据,结合庭审调查的内容,本案事实查明如下:
    20051024,被告中外运船务向原告发出到货通知书,原告即委托代理办妥了货物进口报关等手续,支付了涉案货物的进口关税、进口增值税,同时凭编号MSCUDN065539的记名提单向被告中外运船务办理提货手续、换取了编号0218911的进口集装箱提货单。102627日,被告地中海航运两次发函给中外运船务,要求暂停放行涉案提单项下的货物,造成原告向中外运船务提货时遭拒绝。
    经查明,原告持有的记名提单非被告地中海航运出具给涉案货物托运人的提单。原告持有提单的编号为MSCUDN065539,是一份记名提单,该提单记载托运人为RPM公司、收货人为原告、通知方为原告,货物品名电解铜,装货港德班港、卸货港上海港。被告地中海航运出具给涉案货物托运人RPM公司的提单编号为MSCUDN065539指示提单,该提单除收货人凭指示、通知方记载为C.STEINWEG WAREHOUSING(FE) PTE LTD之外,其他内容与原告持有的记名提单基本一致。该指示提单托运人RPM公司在取得提单后将提单背书给了TBB公司,TBB公司又将提单背书给了上海沪海明辉金属矿产有限公司。无证据显示原告取得记名提单的贸易对家TIL公司是客观合法存在的以及TIL公司所称卖家JMP公司客观合法存在。原告取得该记名提单没有支付对价。
    另查明,被告中外运船务是被告地中海航运上海目的港的代理,双方签订了委托代理协议。中外运船务是根据地中海航运发给其的电子舱单向原告发出到货通知书,该舱单的记载与原告持有的记名提单内容一致,因此中外运船务向原告签发了提货单。
    20061122,根据被告地中海航运的申请英国高等法院对OMG公司发出搜查令,由监督律师西蒙律师、申请人代理律师依莱科特律师和数据采集国际有限公司的电脑复制专家邓肯先生一起对OMG公司进行搜查。2006121,监督律师出具了搜查报告,陈述了整个搜查的经过。2007131,英国高等法院发出法院令,准许地中海航运就上述搜查令获得文件在任何其他已开始或未开始的诉讼程序中使用,并可作为地中海航运代理律师的证词附件。200726,申请人代理律师依莱科特律师在英国伦敦公证处公证员的面前宣誓作证“20061122,地中海航运在伦敦的商事法庭提起了针对OMG公司的诉讼。该诉讼提起的起因是,宁波顶佳在上海海事法院进行的案件中作为证据提交的销售确认书上显示的银行账户。根据调查的结果,该银行账户详情是销售确认书和作为支撑宁波顶佳诉讼的其他证据材料中唯一真实存在的信息。”“20051010OMG公司发送了一份邮件到motor@toptrade.com.cn邮箱地址,并将涉及地中海阿姆斯特丹轮货物运输的欺诈提单之复印件发送给了宁波顶佳,且明示欺诈提单的正本已在邮政快递途中。”该证词还谈到20051027,宁波顶佳向OMG公司发送一份邮件,请求其到任何旅馆或其他场所发送一份邮件给宁波顶佳,以显示该邮件是从一家TIL公司发出的。宁波顶佳要求OMG公司发送该份邮件,特别提到了号码为065539的提单。2005114,宁波顶佳写邮件给OMG公司告知没有正确的舱单,无法进口报关并获得货物等等。庭审查明,上述邮件都是一个名为NewdehLee(李新德)所发。该名字与原告提交的销售确认书买方的签名人员的名字一致。
    2007426,数据采集国际有限公司的电脑复制专家邓肯先生在公证员面前宣誓作证,确认其已阅读了申请人代理律师依莱科特律师200726的证词,并确认证词中所涉的邮件均从OMG公司计算机中获取的。
    200511月,案外人上海沪海明辉金属矿产有限公司向本院申请海事强制令,请求责令被告地中海航运向其交付编号MSCUDN065539提单项下的货物。本院经过听证,于同年114作出(2005)沪海法强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准许上海沪海明辉金属矿产有限公司的海事强制令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是一起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交付纠纷。该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卸货港为中国上海,货物的交付地也是中国上海,庭审中各方当事人都同意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因此本案的审理适用中国法。
    根据我国海商法的规定,承运人应当根据提单的记载向收货人交付货物。但本案就涉案货物出现了两个收货人,各持有一套正本提单,所以必须首先查明哪套提单才是承运人出具给托运人并能够代表涉案货物凭证的合法提单。对此,原告主张自己所持有的记名提单因和舱单一致,地中海航运的卸港代理中外运船务也通知原告提货并向原告换发了提货单,原告已办理了相关的进口报关手续。因此,自己所持有的提单是真实的,地中海航运有义务向自己交付货物。被告地中海航运主张原告持有的提单是伪造的,舱单与原告持有的提单内容一致、原告据此获得提货单都是他人篡改地中海航运电脑系统并伪造的结果。为此,地中海航运提供了涉案货物托运人的声明函等一系列的证据,证实了涉案货物真提单签发流转的过程;提供了英国高等法院的搜查令、准予披露搜查材料的法院令、监督律师的搜查报告、地中海航运英国代理律师的证词和数据采集国际有限公司专家的证词,证明了宁波顶佳提交的证据材料售货确认书中对卖方银行帐号的记载,地中海航运在英国提起了针对原告贸易卖家TIL公司的诉讼,并根据法院的搜查令,从TIL公司的电脑中得到本案记名提单的出具情况。本院认为,根据一物一权的原则,代表涉案货物的合法权利凭证只能是一套正本提单。现被告地中海航运已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涉案的指示提单是唯一代表涉案货物的有效的权利凭证,尽管原告主张记名提单系自己的贸易对家TIL公司邮寄给原告,但原告至今未能证明TIL公司合法存在的证据,也不能证明TIL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中提及的卖家JMP公司客观合法存在,不能进一步说明自己记名提单的流转取得的情况,据此本院确认地中海航运签发的涉案指示提单,在本案现有情况下,应作为涉案货物的唯一权利凭证。原告以其持有的记名提单要求被告地中海航运和被告中外运船务交付货物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7,049.69元由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宁波顶佳进出口有限公司、被告上海中外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地中海航运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谢振衔

      王国梁

代理审判员   

                               

二○○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袁铭荣